D24J

吾主可爱ヾ(❀╹◡╹)ノ~
不会加滤镜就这样发上来了

萍琪真可爱ヾ(❀╹◡╹)ノ~@
像素画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 ' )

您已获得:
可爱的小蝠×1
可爱的萍琪×1
可爱的云宝×1

对不起,云宝,画到你的时候就没有动力加细节了(´・ω・`)

马克笔上色,手机拍摄有色差。

世间珍宝pinkiepie
喜欢(>﹏<)
(画渣画不出她的可爱的十分之一T_T

没有板子T^T
手绘狂魔。
自创生物,原型是兔子。
总之我喜欢我儿子们!

摸鱼使我快乐。

To the human who like these angels.
Thank you for watching.

本来是不太会画画的人,但他们实在是太可爱了!
所以就画了。

旱魃番外

「咱们来讲个故事吧。」

「好啊,今天说谁的故事好呢?」

「嗯……那咱们今天,就讲讲天女旱魃的故事吧。」

这是一个久远的故事,发生在僵尸王还没有变成僵尸之前的故事。

镜界x007年

“呜哇——”一声婴儿的啼哭惊动了屋外焦急等待的人们,一个中年男子立刻冲到了门前,欲要冲进屋内,旁边一年轻小伙急忙拉住男子的手臂,说到:“爹,没事的,你别急,等产婆出来吧。”

男子是村里的林氏,娶妻生得一子,家中还算富裕,这一年,家中又添一女。

镜界x013年

“小妹,别乱跑啦。要不爹又要骂你啦,万一在山上跑丢了怎么办。”林逍追着跑在前面的妹妹林瑶的后面,那林瑶见哥哥一直在追着自己,便停下步子,回过身子噘着嘴对哥哥讲:“没事啦阿哥,我不会迷路的,你先回去吧,娘还等着你捡柴火回去烧饭呐。”“那怎的行,爹会骂我的。”一十二的小少年终于拉住了妹妹的手,他担心的看着妹妹,不晓得她这么小的孩子到底哪来的自信。

林瑶摇摇头,挣开了哥哥的手,头也不回的扎到山路旁边的草丛里,灵活的步伐迈了几步就窜出很远,她对身后喊着:“没事的!你就放心吧,小鹿会告诉我回家的路的!”

“诶,你真是的。”

林瑶一出生时,与普通女孩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直到后来长大,林氏才发现女儿能辨识世间精怪,并能与之沟通,起初林氏恐惧女儿会因此受伤害,但后来林氏发现女儿受到精怪庇护,便随着她去了。

镜界x019年

已经十二岁的林瑶是个美人胚子,时常受到村里其他男孩的青睐,但奈何十八岁的哥哥林逍对自家妹妹护的紧,男孩子们连林瑶的衣角都碰不到。

可惜,林瑶并不是文文静静的女孩,她可着实是皮的很,甩着与腰同齐的麻花辫,几乎天天上山与山中“朋友”一同嬉戏,可是操坏了哥哥的心。

前几天还偷偷放跑了村长家捕来的一条大鱼,之后还得意洋洋的说自己与一个鱼的妖怪定下了一个约定,等那妖怪长大了之后一定会载着妹妹在天上翱翔游戏,林逍听了,也只是摇摇头叹口气,摸了摸自家妹妹的小脑袋,心里念着那妖怪的不是,鱼怎么会飞上天空呢,再说了,人类和妖怪的寿命怎么能够相提并论呢。

镜界x024年

突如其来的瘟疫打破了安逸的生活。

“哥,娘去哪了?”十七岁,亭亭玉立的林瑶站在哥哥的床前,林逍虚弱的身子让林瑶感到害怕,娘不见了,爹说她走啦,走了是走去哪?为什么哥哥也变得跟走之前的娘一样,他们都生病了。

村子里不知哪出的谣言,说是瘟疫其实是鬼怪作祟,村长请了一个古怪的道士来,那道士在村里挨家挨户转悠,在这家贴个符,在那家念个咒,等到了林氏家里,忽然惊叫,指着林瑶大喊:“不得了啦,这女子是天生鬼命,命里招鬼招凶的,快些除掉才是!”

恐惧是可怕的,人们不分青红皂白的制住了林氏,把林逍和林瑶抓了起来,送到了道士在山那头的府中。

后来听闻父亲林氏因为儿女被抓而发疯大闹,最后被乱棍打死的消息的林逍终于撑不住病重的身体,闷头死去了。

林瑶不知道这道士到底是什么人,只是一直被关在地下的暗室中。

镜界x025年

道士娶妻,听说妻子是远处来的人,精神上有些不对,道士与这疯女子相恋,为了照顾她而娶进门。

但林瑶却知道这只是编造的故事,她流着泪,头上的红盖头被掀起,鲜红的喜烛,鲜红的喜被,床单上的鲜红,在她眼中都变为惨白。

她后来见到了哥哥和父亲,他们惨白的脸和冰冷的面容让她感到绝望的悲伤,面色青紫的他们早已不是熟识的家人,而是变为受人操控的傀儡。

她恨不欲死。

镜界x026年

林瑶诞下一死胎,她自己也不行了,但她知道,在这之后,自己也将不复存在,林瑶的名姓会淡漠于这悲寂世间。

她被练成了道士手下最强的僵尸,她身上的怨恨残留在了她的身体里。

镜界x037年

怨念破咒,道士最终死于她的爪下,但她也被道士贴下符咒,禁锢行动。她早已失去生前记忆,只是凭借感觉一路赶回童年曽游玩过的山上。

山上的山精还认得她的面容,把昏迷的她藏于山间,最后她陷入沉睡。

镜界x537年

“山魈,汝想给朕看的,是何物?”一个充满威严的女声响过,她忽然觉得眼前一亮,好似封存已久的箱子突然打开一般。

她慢慢的睁开眼,入眼的是一片金色,那是一个看似二十三四岁数的女子,她的眼眉间满是帝威,头上生着两角,似枝条一般,又像是鹿角,金色长发几乎要灼伤她的眼睛。

“呵呵,有趣。”她听见那女子说,“朕问汝,汝之名姓是什?”

她呆愣住,滞了很久,才扯开那一副沙哑嗓音答到:“我不记得了。”

金发女子也是神色一滞,转瞬即逝,又操起那帝王调调:“这样啊,无碍,以后汝就跟着朕吧,汝以后就叫做魃。”

“好。”

镜界x540年

今早才转学进来的黑毛小鬼又戳了戳她的后背,轻声问着:“魃同学,为何其他人都叫你僵尸啊,姓名表上写的明明是魃啊?”

她已被此人惹烦,僵硬的转过脖子,干巴巴的说到:“因为我是一只僵尸,所以他们都叫我僵尸,你不也一样,被他们叫做饕餮吗?”

后面的人终于没了动静,就在僵尸以为自己能够好好的上完这节课的时候,身后又受到了“攻击”。

那人弱弱的声音传来:“可是,我觉得这个名字很配你啊,魃,不是天女的名字吗?”

镜界x542年

“你不过就是修罗饕餮那个叛徒留下的弃子罢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别在本大爷面前嚣张了!”对面站着的一群少年嚷嚷吵到,领头的那个话锋一转又看向了魃:“还有你!不就是应龙大人的养女嘛!我看应龙真是脑子秀逗了,明明一个死僵尸连走路都走不利索的还在这装样子,装什么厉害啊!”

身后站着的那个小鬼把自己的拳头攥的卡崩卡崩的响,还没反应过来,那道黑色的身影就已经冲到了那边的人群中,她揪住了领头人的衣领,脚圈在那人的胸膛,一拳撂倒在地。

再一次眨过眼后,现场就已经乱成一团,僵尸忽然觉得一阵莫名心颤,一股力量从心脏处窜到身体各处,就差一把解开这份封印的“钥匙”。

撕拉——

头上泛黄的符文纸在眼前碎成了渣渣,那小鬼的声音还残留在她的耳边。

“一起揍扁他们吧!”

身体比意识更快的行动了。拳拳到肉。

不知为何,僵尸感到愤怒,她只是觉得,侮辱别人的家人和自己的家人的东西,必须得让他们好好尝尝教训才行。

最后修罗饕餮的孩子以及应龙的养女因为一次聚众斗殴事件被留级一年,但不可否认的是,二打六十还以压倒性优势胜利的她们,在小小年纪时就已经拥有了超乎寻常的力量。

镜界x544年

那个饕餮小鬼被带走了,被那个修罗饕餮,僵尸站在应龙的身后凝视着面前这个一身黑衣的俊美女子,她金银异色的眼瞳还真的是和那个小鬼一模一样,从应龙那里听到了那人的名字,唤作诺,还有那小鬼的名字,祈。

临行前,祈拉住了僵尸的手,对她说:“我会回来的,到时候咱们再一起玩吧。”僵尸摇摇头,对她说:“你见不到我了,你连毕业季都没有等到。”

“不会的,我一定会回来,我会变得很强很强,到时候回来找你,你也要变得更强啊,咱们拉钩。”她伸出一只手,僵尸无奈,勾住了她的小指:“好吧,你可别食言啊,小鬼。”

两人分别那日,僵尸割断了齐腰长发,黑色的发丝随风逝去,在那之后,僵尸不复存在,代替她的,是满头赤色的旱魃。

镜界x551年

旱魃没有想到自己这样的人竟然还能当选队长,随即她开始为了队员的事情发起愁来,可怎么办呢?自己的人缘并不是很好,并没有几个能够成为队员的朋友。

最后的决定,旱魃决定都交给缘分,一个冷色调的身影映入她的眼帘,可以说得上是引人注目的,那个人背后的翅膀,几乎要垂落到地上,遮住了她不算宽阔的后背。

脑海里好像浮现了什么远久的画面,但模糊不清,旱魃走到那人背后,拍了拍她的肩膀,待到那人扭过头来,才注意到她鱼鳍一样的耳朵,钴蓝色的眼睛非常美丽,旱魃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鲲鹏。”

那人清冷的声音很是好听。

旱魃脑子却没转过弯来,“啊?”

鲲鹏不温不火的又说了一遍“我的名字,是鲲鹏。”

这下旱魃才终于反应过来,“啊?哦!我的名字是旱魃,现在在召集队员,你看起来很强,来我的队伍吧!”

“……好啊。”鲲鹏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明的神色,声音略带一丝柔和地答到。

就这样,旱魃,找到了她的第一名队员。

百年前的约定,似乎并不是空谈。

镜界x607年

旱魃以为自己不会再有机会和她见面了,当年还不及自己肩高的祈,现在已经高出自己半个头多,她的脸庞也褪去稚嫩,只是那眼中的热情从未退却。

“小鬼?”

“僵尸同学?”

“不对,臭小鬼,是旱魃才对吧。”

“诶?终于把名字改回来了吗?太好了呐!”

看着仍旧像小孩子一样的祈,旱魃不禁暗自舒口气。

太好了,她还是她。

镜界x615年

旱魃听闻祈的事,便匆匆从任务中脱离,赶回了镜界,冲进了刚刚被撕开一个裂缝的结界里,手臂一展,挡住了祈的视线。

身后穿来刀刃入肉的声音,旱魃感觉背后的衣服变得湿漉漉的,温热的液体染透了布料。

一只黑色的利爪穿透了自己右边的胸膛,直直的扎进了祈的心脏处。

早已失去痛觉的她,忽然觉得一阵剧痛从自己的心脏里蔓延而出,瞬间席卷全身,她知道,那不是她的痛,而是祈的感受。

旱魃看着自己的血液顺着黑爪流入了祈的心窝,她明白,她们现在感同身受,血水相融。

又一阵剧痛袭来,背后的凶手被别人击飞出去,无力支撑的旱魃和祈一起倒在了地上,祈橙色的血液和旱魃深红色的血液一起淌在地上,混合而成的颜色沾染了两人的发丝,显出诡异的颜色。

她们同时失去了意识。

镜界x615年

“不!这不可能!”死死把住病床栏杆的旱魃对着身旁的九婴大喊到,“她怎么会死?!”

“嘿嘿嘿,小姑娘,我可没说她死了啊呜,我只是说她的心脏停止跳动了而已啊呜。”九婴一脸见怪不怪的淡然神情,操着一副奇怪的口癖说着令人胆战心惊的话语。

旱魃不觉得有些精神混乱,她挺直身子,问到:“心脏都停止跳动了,还不就是死了嘛!”

“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啊呜,你的心脏也不跳,不照样活蹦乱跳的嘛啊呜。”九婴露出关爱智障的眼神,朝旱魃解释道:“她的心脏虽然已经停止跳动了,但她的生理反应还都正常运作着啊呜,但根据诺所提供的情报,她们的种族似乎并不能做到心脏停止跳动后还活动自如啊呜,而其母系血统穷奇同样也没有类似的能力啊呜,如此推算下来,也就只有你的血液流进过祈的心脏里而引发这个特殊现象的可能性高一点了啊呜。”

旱魃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抓在栏杆上的手卸了力,落回到被子上,她抬起另一只手想要揉一揉自己的脸,忽然的一阵刺痛从手背的神经上反射到大脑,激得旱魃倒吸一口冷气。

原来是输液的针头。

“嘶——”

然后,九婴和旱魃的神色同时凝固了。

镜界x616年

鎻魔·祈不见了,在年初就传出的消息在镜界内激起一阵浪潮,并在这之后持续了一年之久。

但最让九婴在意的并不是这个,而是旱魃的身体状况的变化。

旱魃的感觉恢复了,这是一点,但她的心脏并没有就这样恢复跳动,这是第二。而更诡异的是,旱魃的心脏现在每个月的月圆之夜都会恢复跳动,也就是说,旱魃只会在那一夜“复活”。

但醒过来的并不是旱魃。

她的发色如墨,名字唤作林瑶。

更奇妙的事,旱魃不认识林瑶,林瑶却认识旱魃。

镜界x617年

旱魃在经历了那件事之后,意识到了自己终究还是太弱,所以张罗着找师傅,也别说,还真让她找着一个。

应龙小队曾经的副队长——夔牛。

从那以后,旱魃打架的实力上升了不知几个层次那么简单。

镜界x618年

旱魃周围的人大都注意到了,旱魃在等人。

鲲鹏看着旱魃靠在门口的身影,淡淡的开口道:“你是在等她吗?祈。”旱魃微微往后面侧了一点头,语气中带着一点笑意:“啊?怎么会,我会等她?那个白痴要是再不回来的话,下次打架的时候她就打不过我了。要知道,我可不是那种止步不前的类型。”

当然,我清楚她也不是。

鲲鹏放心一般的吐了口气,嘛,不过旱魃的确也不是那样的人就是了。

镜界x639年

“你还有脸回来。”

祈回来之后,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待在城口的旱魃,她正靠在墙上,好像是在等谁。本来想靠近一点打个招呼,结果却是对面先开的口。

本来想搭在对方肩上的手只好尴尬的在空中打了个弯,放到了自己的后脑勺上。

“诶——嘛,好久不见了啊,旱魃。”

许久不见,这个小鬼的下巴上竟然添了一条疤。结果,下意识的摸上去了。

“啊——”“啊……”

“——不是,那个什么,最近挺能的啊,竟然跑出去浪了这么些年还敢回来啊,明明之前被教训的那么惨的说。”

啊啊——对不起呢,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的血,你也不会,也不会失去你的力量了吧。

当年的饕餮祈,的确是死了,又因为旱魃的僵尸血统复活了。

但她成为了一个,半僵尸,她失去了所有作为饕餮时的能力,无论是大的可怕的力量,还是超越疾风的速度,无与伦比的再生恢复能力,吞噬一切的本源之力,都不复存在。

她想要重新变得强大,想要变得比以前更强大,所以她离开了,她去周游世界,要找到新的力量,因为她还有想要守护的人和世界。

而实现这一切所需要的时间,不可预测。

“谢谢,旱魃。”一只手覆上了旱魃的手,拭去了脸颊上的泪滴,“谢谢你,还在等我。”

对面那个小鬼的手也触到了自己的脸,一抹冰凉而又温热的液体被擦了下去。

两个人,不知何时,都已泪流满面。

镜界x650年

结果,林瑶的事情还是没能瞒过祈,但更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林瑶对祈萌生了爱的情绪。

当然,当事人并不知道这件事。

罪孽深重的祈。

镜界x652年

关于祈和旱魃的关系,周围的人倒是都看得透彻。

她们自己心里也清楚得很。

但是这层纸还不能捅破,神界逼近,局势渐紧。

镜界x654年

突然宣布确立关系的祈和旱魃打乱了凶兽界进攻神界的计划。

要说原因,十分的糟糕。某种意义上来讲。

祈和林瑶,不小心,发生了,关系。

并且,中标了。

旱魃不认识林瑶,但祈并没有隐瞒林瑶的情报,知道自己一体两魂的旱魃选择了离开,她压制了自己的妖力,将自己与林瑶进行了置换,将她留在了“外面”。

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林瑶和她的孩子。

妖物的身躯是无法养育人类的孩子的。

镜界x654年

“林瑶!不要啊!”

双手被折断的祈跪在地上,冲着离自己不远的林瑶喊着,她的手上还握着从自己身边捡走的太刀「橙妖」

“现在除了‘我’以外,就没有能够帮助祈的人了吧。”林瑶回头看了一眼狼狈的祈,黑色的发丝随着风狂乱地挥舞,“没有别的办法了,大家都被结界阻拦,都是我的错,要不是为了救我,祈也不会中这个陷阱了吧。”

到底,还是我自己一厢情愿罢了,我这样的人,不配接受别人的爱吗?

“谢谢你,祈,我能够再一次活过来,能够真正的爱上某一个人,爱上这个世界,真是太好了。”

那片橙色的刀刃,刺入了林瑶的心脏。

人类林瑶,是“复活”了的旱魃。

所以想要旱魃再回来的话,只要林瑶死去,就行了。

林瑶放开了紧握在刀柄上颤抖的双手,然后轻轻的护住自己的小腹,她不住地落泪,一边低声抽泣着。

“对不起……我还是……没能保护好你……没能把你……生下来……没能把你养育成人……”

最后的话语,没能够说出口——本应是这样的。

“「我」真是个——不称职的母亲啊啊啊啊啊!”

深红色的妖气四溢,从眼角流下血泪的旱魃,拔出了插在心脏上的那把利刃——林瑶为了唤醒自己而自杀所用的妖刀。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旱魃怒吼的,是陨落的神明,被狂躁的旱魃一击秒杀,只因为那个人变成了完整的妖物。原本作为人类的部分已经完全死去了。

“白痴,竟然就这样,放弃了生的选择吗。”

明明连孩子的名姓都已想好,真是个,白痴女人。

「人 林瑶 其子 林煜 之墓」

旱魃直立于碑前,看着碑上所刻的名字,胸口的伤疤,隐隐作痛,心脏,再一次停止了跳动。

   待续